您好,山東贏方體育產業有限公司歡迎您光臨!!!

 
 
 
新聞中心

“毒跑道”不可怕,可怕的是錯誤“認知”

作者:山東贏方體育產業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16-7-29 本文被閱讀 1065 次

從食品安全中的“毒奶粉”、“地溝油”“瘦肉精”事件到現如今的“毒跑道”事件都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不管是食品安全還是跑道安全問題,在面對這些“問題”的時候都不能失去“理智”和正確的“認知”。我們不能說因為奶粉有毒,我們就不買奶粉了,寶寶就不吃奶粉了;也不能說食用油中有地溝油的存在就不去買油炒菜了;更不能說因為有瘦肉精的存在,我們就不吃豬肉了,這些想法似乎都有些過于“極端”了。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正確的“認知”和“應對”。現在的“毒跑道”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弄不清楚“它”。更可怕的是我們在弄不清楚的情況下,還去做出一些“過激”的行為。

  不是所有的跑道都是“毒跑道”,也不是所有的跑道都是塑膠跑道

  在本次毒跑道事件中,更多的人是在關注塑膠跑道有毒的問題,膠水有毒,稀釋劑有毒、黑色顆粒有毒等,然而我們要明白的是合格的塑膠跑道是沒有“毒”的。中國的塑膠跑道已經有30多年的發展歷史了,在技術上也比較成熟了;更不能因為某幾個學校的塑膠跑道出現了問題而去懷疑整個塑膠跑道行業都有問題,都有“毒”,這樣的“罪名”加在塑膠跑道身上確實“難以承受”。此外,所有的“跑道”也不都是叫著“塑膠跑道”,還有一種跑道叫著“橡膠跑道”;它們之間有著較大的差別,從材質、生產、施工都有著很大的區別;但大家或許把橡膠跑道跟塑膠跑道已經“混為一談”了,反正都有個“膠”字,也都是“跑道”也就認為差不多了;其實不然,而在本次“毒跑道”事件中主要指的是塑膠跑道的問題,而不是橡膠跑道的問題,下面我們主要從材質、生產、施工、成本、環保兩方面來看待它們的區別

  材質及生產方面:

  塑膠跑道:由聚氨酯預聚體、混合聚醚、廢輪胎橡膠、EPDM橡膠粒或PU顆粒、顏料、助劑、填料組成。

  橡膠跑道:工廠將天然橡膠、合成橡膠、化工助劑混合在一起,經過模壓、然后硫化而成。

  成本及環保方面:

  橡膠跑道比塑膠跑道的造價成本要高很多,在環保性能方面,由于橡膠跑道在工廠生產的過程中并沒有加入任何的甲苯、二甲苯等有機溶劑,所以也不存在有機溶劑的揮發問題了。

  施工方面:(圖片對比)


↑聚氨酯塑膠跑道施工圖(噴涂方式)


↑橡膠跑道施工圖(平鋪方式)

  有氣味的跑道就是有毒跑道?

  作為一名塑膠跑道從業者,我覺得有責任去正確引導和認識這個問題:有氣味的跑道和有毒跑道是不能劃等號的,有毒跑道和有氣味的跑道存在一定的關系,但絕對不是可以劃“=”的;首先有毒跑道從某種化學特性上來說,一般都存在有“氣味”的,個別還有刺激性氣味,因為有些跑道材料生產商在跑道中添加過量的稀釋劑(甲苯、二甲苯、香蕉水、汽油等)或者其他的一些有毒溶劑,但前提是“過量”,這樣鋪設出來的聚氨酯塑膠跑道肯定是“毒味兼具”的;但這也不能說明“有氣味”的跑道的就一定有“毒”。

  合格的塑膠跑道是沒有毒的

  我國對塑膠跑道中的甲苯和二甲苯以及膠水中的TDI都有明確的規定和要求的,要求甲苯和二甲苯的總和≤0.05g/kg,TDI濃度不得超過0.2mg/m3,而TDI的這個標準還是對車間空氣濃度的一個標準,車間環境相對封閉,而鋪設塑膠跑道一般都在室外進行,空氣流通性較好,所以在室外的濃度相對更低。TDI雖然有很大毒性,但因其分子結構中所含的異氰酸酯基團(NCO基團)是極為活潑的反應性基團,極易和包括空氣中水蒸汽在內的含活潑氫化合物反應,很快轉化為無毒物質。在空氣中即使僅和羥基自由基作用,其半衰期也只有幾個小時到1天,從聚氨酯塑膠跑道的生產和鋪設過程來看, TDI的危害主要是在TDI的生產灌裝車間里,即在合成聚氨酯預聚體的生產過程中,只要嚴格控制機械的密封和通風狀況,都可以達到國家標準規定的車間空氣中TDI限定濃度的要求。

   合格的塑膠跑道,或多或少也帶有一些“氣味”,但這并不是“毒”。

  我們都知道聚氨酯塑膠跑道的形成是由很多種化學材料組合而成的,組成成分也相對復雜,即使所有的成分都在國家的限定標準內生產出來的塑膠跑道也會有一些“味道”,因為它首先是化學材料,本身就具備一定的化學屬性(如、氣味、相對密度、凝固點、沸點、折光率等),而我們通常感官上可以感受到的就是“氣味”,只是合格的塑膠跑道氣味要“少”,更容易揮發掉,對人體幾乎不構成傷害;而有毒跑道氣味要“多”,且難以揮發,對人體必然會構成傷害。

  塑膠跑道的“氣味”跟使用時間有很大關系

  一般來講,新建的塑膠跑道的氣味比舊的塑膠跑道“味道”更大,合格的跑道氣味會隨著時間的延長而不斷地“減少”直到氣味消失。

  按照塑膠跑道養護標準,新建好的塑膠跑道是不能立馬投入使用的,需要7-14天的養護時間,養護不僅是為了保護塑膠跑道本身,更是讓其揮發一些氣味,利于身體健康;而我們會經常發現,校方為了趕在開學時可以讓孩子使用塑膠跑道,不斷地催促施工方盡快完工,如果不能按時完工就會扣除相應的違約款,施工方在巨大壓力下為了“滿足”校方的要求,加班加點趕工期,一鋪設完就交付使用了,完全沒有給跑道一個“喘息”的機會,孩子們怎么可能聞不到氣味呢?

  “毒跑道”不可怕,可怕的是錯誤的“認知”

  有毒跑道有問題這是毋庸置疑的,相信所有人都能理解每一位做家長的心情,換著是任何一個人都不愿意將自己的孩子送到有毒跑道的學校去學習;然而就像我們前面所說的,我們需要正確的去認識分析毒跑道的來源,有毒跑道和有氣味跑道的區別,而不是“一竿子打死”,不能像有些家長在學校跑道上聞到氣味就說跑道“有毒”,需要立即拆除,甚至孩子可能在家被蚊蟲咬了一口導致皮膚紅腫就會聯想到是不是孩子在學校的毒跑道導致的問題?感冒了引起的咳嗽也會認為是學校的毒跑道“嗆”的?如果孩子“肚子疼”、“頭疼”、“頭暈”、“白血病”等等都會把責任推拖給“塑膠跑道有毒”,顯然這樣是不正確的,雖然家長關心孩子本沒有錯,但是我們不能片面的去看待一個問題;就像一個人一樣,有一天他犯了一個錯誤,我們就說這個人是“壞人”!甚至連他身邊的朋友也被認為是“壞人”,真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這樣的“標簽”貼在他身上顯然是“不妥”,貼在他朋友身上更是“無辜”。

  前幾天,江蘇省通報了部分地區和個別學校塑膠跑道問題核查和處置情況;從通報情況來看,大部分學校的塑膠跑道的檢測結果都是合格的,沒有發現有毒有害物質,學校對學生進行體檢結果的顯示也是正常的,至于部分學生流鼻血在往年也有這樣的情況,跟季節轉換也可能有很大關系,而不是跟塑膠跑道有著直接關系。

  保護環境與保護孩子之間達到一個平衡點

  相信國家加大對體育產業的政策扶持力度肯定是正確的,給學校配置“標配”其目的也是一切為了孩子!試想,如果我們盲目的把跑道鏟除了,球場沒了,孩子就安全了嗎?孩子就快樂了嗎?如果跑道是黃土或水泥做成的,孩子在這樣的跑道上摔傷了,誰又來承擔這

某學校被鏟除的塑膠跑道

  其實“毒跑道”事件對于體育行業來說是一件“好事”,而不是一件“見不得人”的事;

  一是會促使國家和行業出臺相關的國家及行業標準,彌補現在行業標準的缺失;

  二是會規范行業的招標、生產、施工及使用管理。

  三是會促使整個行業乃至社會各界去思考和認知“毒跑道”來源以及如何更好的在保護環境與保護孩子之間達到平衡。

  各行各業在發展的過程中都會或多或少的出現一些“問題”,這些問題的出現也是正常的,因為只有出現了問題才會促使更大的思考和進步;體育行業出現的這次“毒跑道”事件也是正常的,因為發展就是一次又一次的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的一個過程;我們不能阻止發展的腳步,發現“毒奶粉”我們才會知道什么奶粉是安全的;發現“毒跑道”我們才知道如何更好的去生產安全、環保的跑道;而不是一味的認為拆除了跑道就是解決“毒跑道”的根源了;

如果學校都回歸到還沒有塑膠跑道的年代,都是泥土,坑坑洼洼,亦或是后來堅硬的“水泥跑道”,我們的家長又是否放心孩子在學校會摔傷呢?如果摔傷了又該是誰來承擔責任呢?是學校還是學生家長自己?就像我們的住房,從以前窮困的時代家里住的房子從茅屋、土房,再到現如今的“鋼筋水泥房”,如果單從環保的角度來看,肯定是茅屋、土房要比現在的鋼筋水泥房要環保;而鋼筋水泥房在裝修的時候添加了一些化學材料含有甲醛,會揮發有毒氣味等,但我們可曾想過?一旦地震,臺風、暴雨來臨之際我們又如何抵擋呢?從“茅屋-土房—鋼筋水泥房”這是社會的一種進步,跑道從“泥土跑道—水泥跑道—塑膠跑道”也是一種社會的進步和發展的需要;我們不能說鋼筋水泥房就是最好的,更不能說塑膠跑道就是最好的,也許在社會進步和發展的過程中會有一種新的“東西”來代替“現有的”,而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在發展的過程中,既堅持了“以人為本”又在保護環境中找到了一個“平衡點”。


上一條:EPDM顆粒塑膠面層鋪設施工工藝下一條:洛陽欒川一中20000平方米硅pu
河北十一选五购买技巧